手機版 | 網(wǎng)站導航
觀(guān)察家網(wǎng) > 熱點(diǎn) >

頭頂達摩克利斯之劍,Bigverse需謹慎前行

于見(jiàn)專(zhuān)欄 | 2023-09-09 04:16:15

編輯 | 虞爾湖

出品 | 潮起網(wǎng)「于見(jiàn)專(zhuān)欄」


(相關(guān)資料圖)

去年6月,人民日報發(fā)布了一篇《善用數字藏品,擴展應用場(chǎng)景》的文章,文章內容肯定了數字藏品的正面作用和意義,但同時(shí)也指出了需要提防其金融化的風(fēng)險。

從2021年的興起,到2022年的狂熱,再到今年數字藏品的熱潮退去,短暫的兩年時(shí)間,數字藏品行業(yè)經(jīng)歷了諸多混亂,亟需調整和規范。

Bigverse是一家WEB3.0元宇宙品牌,旗下業(yè)務(wù)內容涵蓋數字藏品交易平臺“NFT中國”、元宇宙拍賣(mài)行、NFT畫(huà)廊、Bigverse基金會(huì )等。

去年3月,Bigverse獲得堅果資本領(lǐng)投的A輪融資,業(yè)務(wù)發(fā)展獲得了更多助力,規模進(jìn)一步擴大。但在成立的兩年多時(shí)間里,尤其是旗下的數字藏品交易平臺,同樣出現不少問(wèn)題。

行業(yè)亂象頻發(fā),Bigverse也逃不開(kāi)

如今國內數字藏品市場(chǎng)的現狀,稍顯混亂。

在元宇宙被視為新一代互聯(lián)網(wǎng)演進(jìn)形態(tài)的同時(shí),在元宇宙當中所誕生的數字資產(chǎn)和數字經(jīng)濟也得到了蓬勃發(fā)展。其中,數字藏品市場(chǎng),是火熱的新領(lǐng)域。但凡新市場(chǎng)的出現,必定會(huì )經(jīng)過(guò)混亂時(shí)期,在經(jīng)由政策和市場(chǎng)調控后,才會(huì )走向正常發(fā)展的軌道。

就連持有經(jīng)營(yíng)執照的數字藏品平臺,也難以逃開(kāi)諸多不規范的運營(yíng)行為。2022年,“NFT侵權第一案”備受矚目。這起侵權案件的被告方正是原與宙公司旗下的元宇宙品牌“Bigverse”。

在Bigverse平臺上的一幅NFT作品是抄襲的,所以被原創(chuàng )設計師一紙訴狀告上了法庭。盡管Bigverse主張自身只是第三方平臺,不是抄襲者本身,但最后還是被法院判定Bigverse存在主觀(guān)過(guò)錯,未能做好平臺審查義務(wù),已構成“幫助侵權”。

因為這是數字藏品市場(chǎng)上的第一單侵權案件,所以其判決的最終結果對日后的類(lèi)似情況提供了借鑒范本。就目前來(lái)說(shuō),現行的數字藏品行業(yè)的運作規范,僅僅停留在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公約,或者省級政府單位發(fā)布的相關(guān)監管文件。嚴格意義上,整個(gè)數字藏品市場(chǎng)尚處于灰色地帶。

統計整理關(guān)于數字藏品消費投訴的案例,可以發(fā)現基本圍繞收取高額手續費、隨意調整藏品價(jià)格、隨意封禁消費者賬號、不發(fā)貨、無(wú)法退款等幾項內容。市場(chǎng)監管局進(jìn)行了統計,2021年來(lái)自數字藏品的投訴不到200件,到了2022年,已經(jīng)高達六萬(wàn)件。

激增投訴數量的背后,是數字藏品市場(chǎng)的野蠻生長(cháng)。2021年國內數字藏品發(fā)行平臺一共才58家,到了2022年12月31日,這個(gè)數字變成了2449家。

在黑貓投訴平臺,也能看到Bigverse旗下“NFT中國”數藏平臺有類(lèi)似的投訴內容。

有用戶(hù)指出,自己在今年8月3日至8月17期間在NFT中國平臺內購買(mǎi)了價(jià)值2130元的數字藏品。沒(méi)想到的是在8月17日下午五點(diǎn)NFT中國發(fā)公告稱(chēng)開(kāi)啟新賽季活動(dòng),在活動(dòng)開(kāi)始后用戶(hù)手中所持有的所有藏品會(huì )重新置換成全新藏品。這名用戶(hù)表示經(jīng)過(guò)這個(gè)活動(dòng),自己變成一分錢(qián)都沒(méi)有了,希望黑貓平臺能幫忙追回。

這起投訴發(fā)生在8月18日,截至9月6日黑貓平臺尚未能聯(lián)系到NFT中國進(jìn)行處理,只表示將盡快幫助用戶(hù)聯(lián)系上商家。

無(wú)獨有偶,另一名用戶(hù)有個(gè)售后投訴同樣表示因自己有個(gè)人交易需要登錄NFT中國,但無(wú)法登錄也無(wú)法找到官方聯(lián)系方式。另外關(guān)于霸王條款、無(wú)法退款等投訴內容也發(fā)生在Bigverse身上。

不過(guò)行業(yè)亂象應該很快就會(huì )結束,因今年元旦節當天,第一個(gè)國家級的數字資產(chǎn)交易平臺“中國數字資產(chǎn)交易平臺”正式上線(xiàn)。經(jīng)由官方實(shí)踐之后,相信正式的行業(yè)明文法規將會(huì )落實(shí)到位。

或許也因為官方親自下場(chǎng)做行業(yè)指引,今年數字藏品平臺市場(chǎng)明顯有了降溫的跡象。

數字藏品熱度下降,機遇與挑戰并存

今年3月份,騰訊集團發(fā)布公告,表示數字藏品業(yè)務(wù)“幻核”APP在今年6月30日下線(xiàn),讓APP用戶(hù)在下線(xiàn)之前完成所有退款業(yè)務(wù)。事實(shí)上,在去年8月份,幻核就已經(jīng)全面停止了所有數字藏品交易服務(wù)。

停止交易的幻核并不是業(yè)務(wù)跟不上,甚至幻核的數字藏品相當受歡迎。因為有著(zhù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廠(chǎng)的背書(shū),在其運營(yíng)時(shí)間里,幻核在各大數藏平臺排行榜一直都名列前茅。對于幻核下線(xiàn)的消息,數藏玩家們同樣震驚,因為就有玩家表示,當初最難搶的就是騰訊的NFT,沒(méi)想到這樣也要倒閉。

對于數藏業(yè)務(wù)下線(xiàn)的理由,騰訊解釋是因為集團核心戰略調整的需要而作出的決定。企業(yè)都是以營(yíng)利為目的的經(jīng)濟實(shí)體,騰訊在幻核發(fā)展得正好的時(shí)候退場(chǎng),很可能是發(fā)現數藏市場(chǎng)潛伏的隱患與危機,最終狠心放棄了。

就目前而言,數字藏品的產(chǎn)業(yè)鏈尚處于孵化期,從上游到下游包括了技術(shù)供應商、藏品發(fā)行方、發(fā)行與交易平臺。市場(chǎng)核心聚焦在了交易平臺端,也就是諸如Bigverse、幻核這樣的平臺。

Bigverse旗下有五大板塊業(yè)務(wù)。其中最重要的 NFT中國,主要為用戶(hù)提供鑄造、售賣(mài)、收藏數字藝術(shù)品的一站式服務(wù)。用戶(hù)可以使用人民幣或數字貨幣進(jìn)行交易,Bigverse 稱(chēng)用戶(hù)享有區塊鏈技術(shù)帶來(lái)的版權保護和價(jià)值認證。NFT中國通過(guò)收取平臺手續費和廣告費等方式實(shí)現盈利。

從2022年開(kāi)始,在各大社交平臺都能看到類(lèi)似教人如何投資數字藏品賺錢(qián)的視頻。一夜暴富的誘惑,吸引不少人入局。尤其是不熟悉數字藏品玩法的新用戶(hù),很難辨別數字藏品的真假以及交易平臺是否正規。

更重要的是,數字藏品想要能有收益回報,就必定需要“接盤(pán)俠”。但目前我國是禁止數字藏品平臺發(fā)展二級交易市場(chǎng),這與海外真正的NFT交易有著(zhù)最大的區別。因此,當下國內大部分數字藏品平臺,其實(shí)只是一件四不像的贗品。

因此,幻核在成立一周年后當機立斷的退場(chǎng),是明智之舉,至少在當下避免了割韭菜之嫌,也避免了未來(lái)可能會(huì )產(chǎn)生的諸多煩惱與糾結。

幻核平臺的發(fā)展迎來(lái)了落幕,這給瘋狂生長(cháng)的數字藏品市場(chǎng)潑了一盆冷水。尤其是像Bigverse這樣放開(kāi)轉贈與和二次交易的平臺,也該敲響警鐘了。

數字藏品面臨泡沫,Bigverse風(fēng)險不低

今年3月份,市面上眾多數字藏品平臺發(fā)布公告稱(chēng)暫時(shí)關(guān)閉寄售功能,其中也包括了Bigverse平臺。因為市場(chǎng)上的數字藏品數量太多了,供遠遠大于求,而數字藏品的定價(jià)也無(wú)腦拔高。

眼看數字藏品的泡沫越來(lái)越大,幾個(gè)開(kāi)放二次交易的平臺決定要進(jìn)行數字藏品的“人為通縮”計劃,也就是一邊暫停寄售不讓用戶(hù)上傳更多藏品的同時(shí),給藏品的定價(jià)設置上限。

但這種規則調整只能緩解一時(shí),治不了本。在數字藏品數量泛濫的時(shí)候,各大數字藏品的發(fā)布者為了能提升交易成功率,就會(huì )給指定的藏品“賦能”。所謂賦能,就是用戶(hù)在購買(mǎi)數字藏品的同時(shí),可以額外獲得其他權益,類(lèi)似某品牌的優(yōu)惠券、演唱會(huì )門(mén)票、某平臺會(huì )員之類(lèi)的。

一名用戶(hù)在黑貓投訴平臺表示,在Bigverse平臺上的一個(gè)飛天嫦娥NFT產(chǎn)品存在虛假宣傳嫌疑。在產(chǎn)品發(fā)布時(shí)表示購買(mǎi)后可以享受分紅權益,等用戶(hù)購買(mǎi)之后發(fā)現根本不存在這樣的權益。

這并不是個(gè)案,有用戶(hù)指出自己在Bigverse平臺購買(mǎi)了某IP藏品,但該IP方不僅擺爛沒(méi)有進(jìn)行應有的賦能承諾,后期直接跑路聯(lián)系不上了。這名用戶(hù)認為Bigverse作為第三方平臺,不能任由賣(mài)方跑路,導致買(mǎi)方用戶(hù)沒(méi)有受到保護,只能獨自承受損失。

Bigverse稱(chēng)旗下的NFT中國是目前活躍度最高,交易頻率也最高的數字藏品平臺。這是因為Bigverse開(kāi)放了二次交易,而不少大廠(chǎng)數字藏品平臺,類(lèi)似鯨探、阿里拍賣(mài)-數字拍賣(mài)、網(wǎng)易星球、數藏中國等頭部平臺,只支持平臺內贈送,并不支持交易。

為何說(shuō)國家不允許開(kāi)放NFT二級交易市場(chǎng),但Bigverse仍然可以進(jìn)行二次交易的操作?這是因為相關(guān)條例還沒(méi)有白紙黑字寫(xiě)進(jìn)法規當中,二級交易市場(chǎng)還處于灰色地帶。

由于數字藏品作為新型的標的物,并不適用于傳統商品的價(jià)格判斷依據,交易者對其價(jià)值的理解不一,也很容易受到政策和輿論導向的影響,因此數字藏品的價(jià)格波動(dòng)可能比股票市場(chǎng)的波動(dòng)更加劇烈。

但既然Bigverse頂著(zhù)風(fēng)險放開(kāi)了二次交易市場(chǎng),也應該承擔起第三方平臺的監管作用,保護交易雙方的合法權益。否則,等到相關(guān)問(wèn)題越來(lái)越多,受到損失的不僅僅是數藏玩家,平臺也同樣會(huì )自身難保。

總體來(lái)看,國內數字藏品市場(chǎng)仍舊處于機遇與風(fēng)險并存階段。數字藏品市場(chǎng)規模將持續擴大,但未來(lái)政策的走向、平臺內部運營(yíng)風(fēng)險依舊是懸在Bigverse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,隨時(shí)可能引發(fā)行業(yè)黑天鵝,給投資者帶來(lái)不可預估的損失。

結語(yǔ)

Bigverse數字藏品平臺上存在監管疏漏是不容忽視的問(wèn)題,萬(wàn)一平臺亂象無(wú)法制止,用戶(hù)權益受到越來(lái)越多的傷害,到最后恐怕整個(gè)數字藏品市場(chǎng)都變成泡沫,消散無(wú)痕。

不過(guò),即便數字藏品市場(chǎng)存在泡沫,也無(wú)法否認它的正面價(jià)值。而B(niǎo)igverse作為入局較早的玩家,或許也應當主動(dòng)建立起更嚴謹的運營(yíng)準則,才能在NFT市場(chǎng)出現變化時(shí),能有更多的應對空間。

標簽:

  • 標簽:中國觀(guān)察家網(wǎng),商業(yè)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站,新聞,專(zhuān)題,財經(jīng),新媒體,焦點(diǎn),排行,教育,熱點(diǎn),行業(yè),消費,互聯(lián)網(wǎng),科技,國際,文化,時(shí)事,社會(huì ),國內,健康,產(chǎn)業(yè)資訊,房產(chǎn),體育。

相關(guān)推薦